圆圆

JNmu:

奶奶你们那代人做过什么浪漫的事情吗?

奶奶:最浪漫的事就是过日子啊柴米油盐酱醋茶。

觉溺:

曾经我痴迷孤独却害怕黑暗,不住回头望。直到爱上了你,只想探入你的黑暗潭底。

延叔:

【3】一个城市繁荣的, 可望不可即, 压抑的, 你难以置信. 又爱又恨广州到底有多广..Photo taken in G‘uangZHOU by 刘耕延